大发平台-首页

                                                  来源:大发平台-首页
                                                  发稿时间:2020-07-02 04:35:36

                                                  轰轰烈烈一场全国抗疫战,3个月时间飞速而逝。4月30日,西城区2020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新政出台,看到这条新闻弹出来,木木的第一个想法是,得加快速度看房了!东城西城连一块儿,学区房升温,房价要涨了。

                                                  他当即微信联系了中介,要求多准备几套自己圈定小区的房源,“这个周末一气儿都给看了。”与此同时,他打开中介平台APP,自己先“锁定”了几套看着不错的房源。“有一套房子,我一眼看中,南北通透,采光好,离孩子学校走路几分钟。最关键的是,据我观察,房主这几个月里降了三次价,一共降了50万元,价格上非常划算。”

                                                  从全国房地产市场看,5月也已走出低迷状态,回到2019年疫情前的水平。“如果说2月全国房地产市场基本冰冻,3月市场只恢复50%,4月市场逐渐恢复到了80%,那么5月从市场整体看,全国已恢复到100%,大部分区域甚至出现了同比上涨。”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说。

                                                  木木原本的换房计划是,卖完房子,马上挑下一套置换,装修完散味儿,今年秋天就能入住新居。没想到,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让他的换房大计足足停滞了好几个月。疫情缓解之后,他果断出手,买下一套心仪的二手房。没想到,正张罗装修的时候,北京疫情又反弹了,他既有些庆幸自己在疫情的“空隙”里买下了房,也有些担忧,新家的装修因为疫情影响又要被耽搁了。

                                                  “如果上个月没有当机立断下手,可能现在又看不了房了。”木木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新发地聚集性疫情发生以来,北京多个街道升级为疫情高风险或中风险地区,这些地区的二手房交易再次被迫停滞。此次反弹的疫情,丰台区、大兴区风险最高,而北京近年来新房供应量较大的正是这两个区,不可避免会对6月份的新房成交造成影响。此外,梧桐湾嘉苑等多个共有产权房项目和公租房项目也暂停了原定的选房计划。

                                                  木木的换房大计就此搁浅。回想起来,木木觉得自己的心态还算平顺,毕竟还有房子住,孩子也没有指着学区房拿学位,需求不是那么急迫。“如果是急着住,或者为了孩子上学,这一通耽搁,真能急上火。”和木木一样,很多想买房和换房的置业者,需求没有消失,而是在蛰伏和等待。

                                                  成功签约的木木总算舒了一口气,他踌躇满志,着手开始准备找装修公司。“说不定,速度快点儿,夏天装修完,还能实现今年内搬新家。”木木说。

                                                  最终,木木全款拿下这套房子。60平方米,单价接近12万元,总价擦边700万元,符合木木一开始的预算。

                                                  很快,木木和房主见面了,他压价5万元,房主不同意。“可能是前几个月,怕房子无人问津,所以连降了50万元。但现在形势又不同了。”木木分析说。这套学区房在新政的刺激下,如今已非常抢手,光木木狭路相逢的竞争对手,就有两拨。

                                                  这波反弹疫情,会对刚刚恢复元气的北京楼市造成什么影响,尚需要观察疫情何时能完全得到控制。不管怎样,木木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比如,他听从了朋友的建议,准备找一家有资质的大装修公司签合同,这样,哪怕装修“战线”因为疫情影响拉得太长,大公司也会有保障。另外,正好赶上6·18电商大促,各种优惠眼花缭乱,他决定开源节流,把能置办的装修材料都先买下来。“凡事儿往好的地方想,疫情总会过去的,新家总能搬进去的。”木木说。日本计划通过加强与美国的合作,提升本国在太空的军事防御能力与民用太空技术。